四十九日祭

说好的让薅薅先生反攻一次【??】
我好喜欢这种嘴贱的腹黑攻啊233
青白没错啊!!!
脏话预警!!!未成年注意!!


“喂,常青。”
“怎么啦薅薅?”
“你让我上一次。”
“宝贝儿你说什么骚话呢?如果是屁股痒了想引起注意,那么恭喜你,等我打完这把就陪你为爱鼓掌。”面对白薅薅先生的要求,常青先生头也不抬,手下的空军快准狠地把摸来的针扎到了队友身上。
白薅薅倒是没像往常那样面红耳赤地给他一巴掌,而是把常青的下巴扳向自己:“你看着我。
常青眼睛止不住往手机上瞟,一边看一边敷衍:“嗯嗯嗯好好好我看我……我靠宝贝儿你放手我溜鬼呢!”
白薅薅松开了手,常青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就被白薅薅强硬地压倒,手机也被扔到一边。
“宝贝薅薅你这么热情我真的很开心——可是我…”“你没打排位吧。”白薅薅打断他,面色阴沉,他低头看着常青,鼻尖和他挨在一起。
“看着我。”
于是紫罗兰映入黑曜石。
“我说了,我、要、上、你。”
两个人的呼吸纠缠在一起,不知道乱了谁的方寸。常青最后看了一眼手机,死了一个逃了一个,自己刚刚被挂上,队友在和空气斗智斗勇。
玩幸运儿的队友,请你足够他妈的幸运,老子上椅的时间你赶紧出去——不保平我怕是要被怼死。
常青骂了一句,低低地笑起来。
不过现在最重要的人在我身上。

【什么啊我写不下去了】
【你们自己先想想?】



【后】
常青:对不住啊,刚才媳妇儿捣乱
队友:你特么差点输了比赛还喂我们狗粮???

嗯…薅薅是不是有点无理取闹??有的话我就改
有没有肉看你们了【疯狂暗示】

我也来肝个两人看白先生视频的日常xx
假装是两人认识挺久之后的事吧?【你这人】



两人做室友已经有一个月了,如房东奶奶所说,之后的床铺已经整理出来。
常青和白薅薅分床睡时脸上倒是有一抹掩饰得不太好的遗憾,于是白薅薅疑神疑鬼了好久,最终没有逮到常青半夜爬上他的床这种蠢事。
“被男人抱这种事还是别有下次了,他又不是妹子,我干什么要心软。”白薅薅愤愤想着。
虽然他知道自己更不敢让女孩子抱他啦。
白薅薅揉了揉自己刚洗完没干的头发,下床给自己拿了一包零食,准备看老白直播时吃。

“啊手机快没电了。”隔壁床的人突然叫了一声,匆匆忙忙拿起充电器。过长的线弯弯绕绕,打了好几个结,常青似是有些着急,手上的动作越发粗暴。
白薅薅忍不住向常青看去。
常青的床是靠近窗户的一侧,正午温暖的阳光透过干净的玻璃散落在他白色的被单上,细小的尘埃在他周围温柔缓慢地漂浮,常青就坐在这温柔的时光里。他虽然看似着急,脸上却仍带着笑意。不知是否因为这温暖的色调,常青脸上与平日无二的带着腹黑的笑意被柔和了不少。
白薅薅先生的心脏陡然加快,他连忙低头看向自己的手机。
“啊哟白咕咕,今天又迟到。”白薅薅低声嘟囔着,不再看常青一眼。
“黑屏了。”常青颇为遗憾地看看才解开的线,充上电把手机扔到一边。他探头看向白薅薅:“哎薅薅,你也追老白?直播快开始了,我手机没电,和你一起看吧?”
白薅薅白了他一眼:“为什么?凭什么?干什么这么叫我?滚呐猪精。”
常青摸摸自己没有胡子的下巴,爬上白薅薅的床,在白薅薅把自己踹下去之前眼疾手快地摸上白薅薅的头:“哎呦薅薅怎么不吹头发?”
少年纤长的手深入他湿漉漉的头发,轻轻揉捏着:“虽然是中午,但我听说头发不吹会有湿气入体哦?”
酥麻的感觉从头皮传来,白薅薅也渐渐放松下来:“什么尸气?你要不要去求个符啊常青。”
“我以为你的重点是入体。”
“你可真是魔人,ac中间话一套一套的。”
“那么薅薅?我帮你吹头发,你给我看白先生的直播呗?”
“…你再帮我揉揉。”
“好,听你的。”
常青轻轻为白薅薅按摩着,下巴顺势搭上了白薅薅的肩膀。白薅薅不适地动了动,没有说话。
他听到背后少年低低笑了一声,气息拂过他的耳畔。
于是他下意识回头,撞入了常青紫罗兰色的眼睛。
于是他便陷进去了。
再也没有出来。

常青设定者报告★

那些对于不喜欢的事物不自己赶紧走的远远的,偏偏一副正义使者模样凑上去的人是真的很让人讨厌了
这个夏天真是让人难忘…
我真的很喜欢你啊,白先生

摸了一只小奈布★
唉唉是我手残是我手残【垂头丧气】

杰佣脑洞

灵感来源是书上的一篇文章【注】
血族杰x(伪)修女奈(非性转)(在考虑要不要把奈布设定成血猎x)
奈布因为某种特殊的原因不得不四处躲避追杀,然后在某小镇为了躲避追捕,在夜晚装扮成修道院的修女(情节需要我们先假定时间在半夜并且修女们没发现x)
然后吧,就是这么凑巧,遇上了出来觅食的杰克x
杰克一开始假装成迷路的贵族来和奈布套近乎x奈布为了不暴露自己的男儿身就一直不说话,就小声嗯嗯啊啊的敷衍,仔细观察杰克
然后觉得这个贵族不太对劲x
【以下为试写x
以及,毫无这方面的的知识,可能有bug?请谅解】




杰克在被一直沉默不语的修女放倒前几乎就要靠着血族本能躲开。然而电光石火间,一个念头在他脑海里闪过,他犹豫了一下,放弃躲避,被修女一击肘击撂倒在地。
…虽然犹豫了那么一下躲也躲不掉了。
夜色浓郁,青草的香气混着露水涌上,却依旧没有冲淡修女身上血液的香气。杰克的目光不留痕迹地在修女露出的脖颈上扫了一眼,借着疼痛作出一点恰到好处的困惑:“小姐…您这是干什么?”
这个身手和力气,怎么可能是普通的修女。
修女冷笑,声音低沉,像是男性的声音。
她的冷笑随星光而来——不是天上的星光,那太冷没有人气。那满天繁星倾倒在少女湛蓝的眼睛里,周围是暗的,少女的眼睛里藏着一片令人沉醉的星光。
她一脚踩在欲起身的杰克肩膀,丝毫不介意自己的腿随着过大的动作露出来,修女低头,低沉的少年音从薄唇吐出,此刻那片星海里暗潮汹涌:
“我才该问你在干什么,血族?”


没了。

其实我还有个杰克大萝卜的脑洞,这几天补课没时间…再说吧x



【注】文章内容大概是,一个士兵为了逃离追捕,经允许后躲进了修女的裙底。追兵离开后,士兵出来:“感谢您,您要知道我不想去战场。您的大腿是我见过最美的大腿。”
修女:“不客气。要知道,我也不想去战场啊,兄弟。”

今天遇到了佛系厂长233333
到了大门口我还想和厂长玩一玩,结果嫌弃我皮xxx
小姐姐小哥哥求带啊ヾ(´∀`。ヾ)

原创,自家孩子√
占星师√虽然看起来像巫师【??】

幸运儿可以成为任何人
我们来深入理解一下x

拿到监管者的武器可以成为监管者
黑化素材g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