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九日祭

糊了一只狐狸(*'▽'*)♪

狐黑小段子【室友】

#狐黑小段子##八分音符#
同居有xxxx
当时看狐狸的视屏就有的脑洞(o(*゚▽゚*)o)可惜人懒一直没码xx
写的乱七八糟x

室友
“今天我们来挑战一下八分音符酱。”
弹幕刷过一片又一片的“233又要疯一个”
“为了保证效果,各位觉得我念《雷雨》怎么样?”纯黑白皙的手指在“雷雨”两个字上敲了敲,然后笑起来。

开展很顺利。吃瓜群众们听着少爷精分似的扮演着各个角色,纷纷表示少爷认真负责、真情投入,简直相声界的偶像(瞎扯(。
小少爷声情并茂地念着:“哦,你呀!你不是我的儿子!你~不像我!你!简直是条——死猪!”
就在这时罪恶的狐狸爪子搭在少爷的肩上,伴随着一声好听的轻笑,纯黑“嗷”一声飞出去。
啪叽。小家伙掉下去了。
纯黑拿开耳麦,不顾弹幕上刷成长城的“嗳呀少爷的房间里藏着人”,转头冷漠地看着狐狸。
“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你他喵的干什么?!
狐狸假装看不见纯黑充满谴责的目光,眯起细长的眼睛笑起来:“就刚刚……看来我们的小少爷过于专注完全没有留意到一只聪明又帅气的狐狸敲门进来……嗳别这样,我只是想提醒你,吃饭了少爷。”
“知道啦知道啦。”纯黑重新带上耳麦,“你先去吧,过一会儿我就去。”
狐狸没动,只是挑挑眉。
纯黑一边开始游戏一边拿眼神示意他别捣乱。
伴随着“雷雨”纯黑很顺利地完成了一大半,狐狸也只是老老实实看着,除了时不时发出低笑——卧槽他到底笑什么我很蠢吗——该死的笑声真好听——纯黑胡思乱想着,思想松懈。
他没有留意到身后人的动作,以至于当狐狸突然靠近凑到他耳边,他竟愣住了。
狐狸柔软的发丝蹭过他的鼻尖,痒痒的,触电一般传到心底。他感觉到面颊在升温。
“呼。”
小家伙又掉下去了。
他看着狐狸,狐狸也看着他,满眼笑意。
…………
“啊啊啊啊啊啊狐狸你干什么!!”在满屏的“yooooooo~”中,纯黑红着不知是气愤还是因为什么的脸,暴打狐狸。
“唉小少爷……疼疼疼!”

狗粮管饱。(安详)

不归人(终于想到了名字……?)

不归人

1.

A国某私人庄园。
“那么就这样,克米尔先生。”穿着黑色西服的男人拿起桌上的文件站起来,脸上带着得体的微笑,微倾着身向对面坐在轮椅上的人伸出手,“孤儿院的员工们会很感谢您的。”
克米尔虽然不复年轻,可历经岁月沉淀和他丰富的人生阅历,使他看起来成熟稳重——如果忽略掉他的腿——克米尔先生微微勾起嘴角,英俊的脸上不易察觉地闪过一丝愉悦。他伸手握住西装男人的手,轻笑道:“我也很感激你们,毕竟这也关系到我的身体。至于那些孩子……”他适时的止住话头,冲男人露出意味深长的笑。
握手的同时男人意识到了这位看似健壮的人的无力,他不动声色地站直了身子,微笑着向克米尔点头示意,随后在保镖的陪同下离开了克米尔的书房。
在男人离开的一刹那,克米尔突然重重地咳嗽了起来,声音听起来似乎都要把五脏六腑都撕烂,恢复平静时嘴角有一丝血迹。“该死的!”他低声咒骂,眼睛里的戾气取代了原本的笑意。
“如果不成功,那你们等着吧……”

—迪伦孤儿院,地下实验室。
艾格有些兴奋地盯着钢化玻璃墙后的房间,房间里一个金发男孩站在角落,祖母绿般的眼睛里盛满了惊恐,而他的身边站着五六个二十岁左右的青年,脸上有漠然,有麻木,还有的带着嗜血的兴奋,他们步步紧逼这金发男孩。男孩脸色苍白,身体瘦弱且似乎无力,他一步一步的向后退去,直至触碰墙面。他张了张嘴,实验室外清晰的传来他虚弱的、断断续续的声音:“你们……为什么……?”
有人发出嗤笑,却无人回答他的问题。
不知是谁先动手,几个人一拥而上,拳头急雨般砸在男孩的身上,男孩无力躲避,表情痛苦,却咬紧牙关一丝痛呼都不让自己发出,勉强让自己站立。
艾格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心中无法抑制欣喜——他这回被教训过应该省心了吧?被注射了药物又没有体力,就算他是强化过的最优秀的基因人又怎么样?亲眼目睹过他恐怖实力的人不都觉得还是让这小鬼保持虚弱状态好吗?随便找个实验的借口就可以把这小鬼……艾格冷哼一声,却被重物击中玻璃的声音吓得差点扔飞手中的实验报告。只见刚才那群放飞激情的青年中的一个直接被糊在了玻璃上,五官都被撞的变形,而他裸露在外的皮肤有几道血肉模糊的伤痕,甚至可以看到里面的白骨。艾格一下子变得焦躁不安,他急切的想要知道里面的状况,可是这个人的鲜血覆盖了大半个实验墙,他只听到其他人的哀嚎!给他100条命他也不敢进去!
最后,一点声音都没有了。不,屋子里突然又传出一种奇怪的声音——令人觉得牙齿打颤,像是……有人在用什么撕开皮肉?
糟糕!果然还是该把他泡在培养液中!艾格有些慌乱的拿起对讲机,还未开口,就看到里面有人慢斯条理的在拿布一样的东西擦血迹。透过玻璃他看到了那个男孩,他似乎有些手足无措?
男孩用茫然的目光看着艾格,有些犹豫地开口:“对不起……艾格先生,我太饿了……”说着他举起左手——他的手上拿着一条手臂!那手臂好像是被人粗暴地生扯了下来,上面还有一排深深的牙印。
艾格不由自主地后退几步,跌倒在地。
男孩看到他的反应,有些无趣的撇撇嘴,继而笑了。
他说:“艾格先生,你以后能不能不要用这些……垃圾来耗费你我的时间?”
他笑得很开心,语气就像一个普通的小孩子向大人撒娇炫耀一般,只是他干净的童音和漂亮面孔上的斑斑血迹衬得他愈发诡异。

2.

地下实验室,c区。
一位身材高挑的女人推开厚重的大门,鞋跟击打地面的“嗒、嗒”声回荡在寂静的走廊间。她仔细打量着走廊两侧的每一道门,不发一言。
紧跟在她身侧的助理忙不送地递上一叠厚厚的资料,语速极快却又条理分明地说道:“爱德华博士,这是UC056782至UC056789的最新实验数据,浸泡药剂的三位试验品中056785的排斥现象比较明显,出现水肿、高烧、昏迷现象,上一任管理人主张直接处理,但还未执行您就接管这里了……还有,056783在注射药物后攻击力大幅度提升但是性格越来越古怪……总是自言自语,且有过攻击研究人员的现象,危险等级已升为C级……”
爱德华静静听着助理的报告,脚步却一直未停。她的眉头皱了起来,忍不住打断了助理的滔滔不绝:“那个五号呢?五号的情况怎么样?”
“五号?”助理一愣,随即反应过来,“您说的是immortal计划的半成品,代号变色龙的那个?五号倒是一直配合实验,但几乎所有与他同室的试验品都异常死亡,可是监控显示与五号无关……不知道为什么。”
“我知道了,资料等会放我桌上,我自己看。”爱德华挥挥手,打断了助理的滔滔不绝,“五号的实验室在那里?”
“啊……就是这里。”助理指指走廊尽头一扇标着红色图案的门。助理快步向前,将自己的眼睛对准门上的瞳孔识别器,机器发出提示音后金属盖弹开,他输入密码,待机器由刺目的红光转为绿光,厚重的大门升起,他侧身让出通道:“爱德华博士……”
爱德华冲他微一点头,随后进入五号的实验室。

实验室中放满了大大小小的仪器,金属在刺目的白炽灯灯光下反射这冰冷的光。十几位穿着研究服的人在忙碌,诺大的实验室只有研究人员偶尔低声的交谈和仪器工作的声音。听到爱德华进入的脚步声,也只有几个人抬起头,从厚厚的面罩后打量了一下她,便再度低头沉浸在手上的实验中。
坐在实验台上的黑发男孩低着头,任由他们在身上注射药物,只静静看着针筒里的药水缓缓注入血管,或是研究人员用各种古怪的器具割开他的皮肤,观察他的恢复速度。猩红的血液顺着实验台的凹槽流走,可男孩身体的伤口却在以几乎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最后不留一丝伤痕。
男孩没有一点反抗的意思,任这些人“胡作非为”,他脸上的神情甚至可以说是乖巧。
有几个花白胡子、面布皱纹的研究人员看着他的数据报告直皱眉:“相比之前的几个试验品来说,五号的生存能力的确强大了不少。”“可是其他方面的能力却与他的‘长生’成反比,虽然某些意义上他近乎长生,但如果遇上其他实验品怕是毫无自保之力?”“他的眼睛,这么久了还没有变化,之前的几个早早就能‘看见’了。他算不算是……失败了?”
几人的对话像是引起了五号的兴趣,他努力试图听清他们的谈话内容,当听到“失败”这个词时,他的身子微微颤抖了一下,额上也冒出了细细的冷汗。五号咬着嘴唇侧回头,却和一直观察他的爱德华的目光对上。五号微怔,随即冲爱德华露出个有些懦弱的笑来,仿佛恐惧似的低下头,微长的刘海投下一片阴影,遮住了他的神情。
爱德华站在门口,只静静打量着中央的五号。她棕色的眸子里只有这个孩子,周围的一切都慢慢褪去了颜色,浓重的黑暗涌了上来。

3.
爱德华端坐在办公桌前,明亮的阳光透过窗外高大的树木,照亮了她的背影,细碎的光芒跳跃在她正在阅读的文件上。只是她双目放空,目光仿佛透过纸张盯着桌面。她突然毫无预兆的趴在桌面,懒洋洋的用手指挑起文件的一角,双眸微敛,眼底的光彩也被深埋,一副十分懒散的模样。
她扫了几眼文件便随手扔开,静坐一会后像是想起了什么,打开电脑调出监控。
“这个时间点……他们应该训练完了,该是自由时间。”她自言自语着,调出了训练场的监控。果然大部分孩子们正在训练场上活动,而且秩序不错的样子,偶有几个孩子讨论发出低低的笑声。
她细细打量着每个孩子,脑海里不知为何惊鸿一现那日那双漆黑如黑曜石的眼睛。虽然那孩子表现的似乎十分怯弱……但他那双眼睛深处一闪而过的光芒倒是令她印象深刻。

再次记个很迷的脑洞√
王者峡谷有天突然迎来一位不速之客x是一个美丽、漂亮、善良的(ma)妹(li)子(su)x据说她的舞姿令李白啊不是貂蝉羞愧x据说她活泼可爱连安琪拉蔡文姬都不及她三分xx她的泪水有治愈的功效x而伤心时的泪水居然可以像昭君的法术一样冰封敌人xx
(卧槽这他妈什么鬼老子编不下去了(。•́︿•̀。))
当她上场时,对方的泉水,居然自爆了(。)
……王者峡谷里的各位男♂孩子都对她一见倾心xxx
正当所有人沉浸在她的美丽中不能自♂拔时,梦醒了(。)
……结果他们醒来后,懵逼地发现一切都不对劲了x
天上飞着白色铁鸟地上爬着奇怪的铁皮盒子xx
……嗯。
醒来后他们发现这个世界有个天才美少女(pi)整个世界都为她倾倒xx
没错就是那个玛丽苏x
接下来介绍各位的身份xx
李白是当代一位很火的网络写手,他的小说《王O荣耀》被粉丝们捧上了天x当“李白”看见玛丽苏的第一眼,就认定她是小说女主的唯一人选……x
扁鹊是xx医院的院长x然后这个医院怎么怎么厉害blablabla然后玛丽苏去看病时……嗯。
庄周是一位宠物店的店长x他最宝贝的一条小蓝鱼叫鲲x(还有一只叫赤兔马的拉布拉多无人认领(不)
但是!庄周的真实身份!是地下拍卖场的幕后boss!这个地方专卖有各种血统的兽♂人x.
嘛……玛丽苏有女娲血统(冷漠脸)
狄仁杰是警察,黑白通吃√他的下属李元芳同时也是他的妻子x(……饶命)因为狄仁杰在一次活动中无意中看到了玛丽苏,于是再在没能忘掉她容颜x元芳对她怀恨在心于是设计弄死她x被狄仁杰发现于是怒斥之与其离婚(麻麻我要死了……)但是元芳却被玛丽苏的白莲花气质深深吸引xx于是加入到了争夺玛丽苏之战中x
……还有人暂时没想到x
本来是这样但是既然真人都穿过来了所以玛丽苏之力对他们的影响怎么可能还那么大呢嗯哼♂
所以他们踏上了争取打败玛丽苏回到王者峡谷的征途(。)

狄仁杰:……元芳,你怎么看。
李元芳:……回大人,小人不想看qwq

仅仅是用来安放我无处可放的脑洞而已,列表请无视(๑>ڡ<)☆







逃出来定居的一幕——
刘安陪林汐去超市买家具,林汐撩妹(x),刘安无聊一一打开冰箱门,第七个发现一女鬼,淡定走开,准备和林汐去木偶店接江宁和江宁安,发现女鬼一直跟着他。到了木偶店,门口的警报木偶身上的铃响,木偶眼睛发亮,江宁安走出来在门口贴符,顺便在刘安身上也贴了,女鬼无法进入无法靠近x刘安问为什么不帮?(因为他看不见啊xx)被江宁安调侃如果是一彪形大汉还心疼么x刘安默。

(๑>ڡ<)☆

还是孩子们(๑>ڡ<)☆
还有发现一个错!就是“科技组”的夏梓仟同学!不是我儿咂!是我教主哒!

孩子们(๑>ڡ<)☆

五号人设
孤岛试炼末与“病友”被抓x右嘴角被撕裂伤口至耳畔x脖颈处一道刀伤,右手手腕整个切断,左手小指切断,愈合过程中被泼上药物UC009 导致伤口细胞变异无法愈合,所以伤口都有黑线缝合,且再生仍保留伤口。
右眼瞳孔间有一圈金色圆环,可以看见别人看不见的东西。
但是最初年龄小反而被吓得不轻,自残后发现仍能再生于是亲手缝上了眼皮xx
左耳有耳坠,是太极球XD
外号变色龙,性格也如同外号一样,趋炎附势,本性不坏。“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斩草除根”理论的忠实代言人:D
从孤儿院逃出来后被某人取名刘安w

并不知道叫什么名字

明明一个关注都没有我废什么话真是x
一个脑洞聚集地而已xx

1.

A国某私人庄园。
“那么就这样,克米尔先生。”穿着黑色西服的男人拿起桌上的文件站起来,脸上带着得体的微笑,微倾着身向对面坐在轮椅上的人伸出手,“孤儿院的员工们会很感谢您的。”
克米尔虽然不复年轻,可历经岁月沉淀和他丰富的人生阅历,使他看起来成熟稳重——如果忽略掉他的腿——克米尔先生微微勾起嘴角,英俊的脸上不易察觉地闪过一丝愉悦。他伸手握住西装男人的手,轻笑道:“我也很感激你们,毕竟这也关系到我的身体。至于那些孩子……”他适时的止住话头,冲男人露出意味深长的笑。
握手的同时男人意识到了这位看似健壮的人的无力,他不动声色地站直了身子,微笑着向克米尔点头示意,随后在保镖的陪同下离开了克米尔的书房。
在男人离开的一刹那,克米尔突然重重地咳嗽了起来,声音听起来似乎都要把五脏六腑都撕烂,恢复平静时嘴角有一丝血迹。“该死的!”他低声咒骂,眼睛里的戾气取代了原本的笑意。
“如果不成功,那你们等着吧……”

—迪伦孤儿院,地下实验室。
艾格有些兴奋地盯着钢化玻璃墙后的房间,房间里一个金发男孩站在角落,祖母绿般的眼睛里盛满了惊恐,而他的身边站着五六个二十岁左右的青年,脸上有漠然,有麻木,还有的带着嗜血的兴奋,他们步步紧逼这金发男孩。男孩脸色苍白,身体瘦弱且似乎无力,他一步一步的向后退去,直至触碰墙面。他张了张嘴,实验室外清晰的传来他虚弱的、断断续续的声音:“你们……为什么……?”
有人发出嗤笑,却无人回答他的问题。
不知是谁先动手,几个人一拥而上,拳头急雨般砸在男孩的身上,男孩无力躲避,表情痛苦,却咬紧牙关一丝痛呼都不让自己发出,勉强让自己站立。
艾格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心中无法抑制欣喜——他这回被教训过应该省心了吧?被注射了药物又没有体力,就算他是强化过的最优秀的基因人又怎么样?亲眼目睹过他恐怖实力的人不都觉得还是让这小鬼保持虚弱状态好吗?随便找个实验的借口就可以把这小鬼……艾格冷哼一声,却被重物击中玻璃的声音吓得差点扔飞手中的实验报告。只见刚才那群放飞激情的青年中的一个直接被糊在了玻璃上,五官都被撞的变形,而他裸露在外的皮肤有几道血肉模糊的伤痕,甚至可以看到里面的白骨。艾格一下子变得焦躁不安,他急切的想要知道里面的状况,可是这个人的鲜血覆盖了大半个实验墙,他只听到其他人的哀嚎!给他100条命他也不敢进去!
最后,一点声音都没有了。不,屋子里突然又传出一种奇怪的声音——令人觉得牙齿打颤,像是……有人在用什么撕开皮肉?
糟糕!果然还是该把他泡在培养液中!艾格有些慌乱的拿起对讲机,还未开口,就看到里面有人慢斯条理的在拿布一样的东西擦血迹。透过玻璃他看到了那个男孩,他似乎有些手足无措?
男孩用茫然的目光看着艾格,有些犹豫地开口:“对不起……艾格先生,我太饿了……”说着他举起左手——他的手上拿着一条手臂!那手臂好像是被人粗暴地生扯了下来,上面还有一排深深的牙印。
艾格不由自主地后退几步,跌倒在地。
男孩看到他的反应,有些无趣的撇撇嘴,继而笑了。
他说:“艾格先生,你以后能不能不要用这些……垃圾来耗费你我的时间?”
他笑得很开心,语气就像一个普通的小孩子向大人撒娇炫耀一般,只是他干净的童音和漂亮面孔上的斑斑血迹衬得他愈发诡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