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九日祭

魔人一败涂地★
因为是在学校摸的鱼,不记得具体人设所以咳咳随便画画【??】

虚伪先生和甜瓜先生等有空会补上√!

全部都是白先生★

大白衣服上是弹簧手管管,奶白身上是慈善家瓜瓜233

自设病【其实已经不算病了??】

患者用第三人称视角看周围人和自己

当魔人们遇上其他游戏?


日常搞事【1/1】
随便写写

【1】恐怖游戏
您的好友【虚委屈】已上线
您的好友【尖叫魔瓜】已上线
您的好友【土拨管】已上线
虚伪:宝贝甜蜜之家了解一下
甜瓜:是啊白哥哥了解一下
瓦不管:猪精瘦长鬼影了解一下

老白冷静地笑笑,打开电脑。
老白(笑):四个大男人进厨房了解一下?
老白:吓(炸)不死你我不是魔人

【2】荣耀,从来就不是一个人的游戏
老白:第五人格,从来就不是一个人的游戏
虚伪沉默地点起一根蚊香,烟雾缭绕中看不清他的脸。
他模糊的背影仿佛深夜海面上没有亮起的灯塔。
监管者,从来都是一个人游戏。
一个人的狂欢。
一个人的死去。

甜瓜:伪酱双监管者模式来一发吗?
虚伪:…wo ri ni ge ,吓得我烟都掉了
瓦不管:魔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今天的摸鱼ヾ(✿゚▽゚)ノ
图一是奶白2333
图二是设计【?】
图三是想要蛇吻白先生的瓦不管先生!
图四是女粉和白先生★
图五是想画的骑士瓦不管先生…可是不会画qwqq而且太乖巧了【??】
图六是看白骨组合解说的感受x
图七是火柴人白先生和虚伪先生( • ̀ω ⁃᷄)✧

画的难看不要介意呀(;д;)

【原创.未完成】他与龙

他与龙

翡翠色的恶龙刚刚与其他的恶龙煲完魔法通讯粥。其他的恶龙带着愤怒愉快喜闻乐见的心情和他分享了人类的一百种吃法。
好友蓝龙说:“我捉到了一个黑色头发红眼睛的人类骑士。”
“他们国家的公主被龙带走了。”蓝龙说。
“刚好我化成人类的样子去城镇买东西被那个骑士看到了,他非要和我打。”蓝龙继续说。
“我买的东西都被他掀翻了。”蓝龙语带笑意地继续说。
“我就带他回来把他下半身冻起来了扔在厨房,你说刚才的菜谱哪个比较适合?”蓝龙微笑着继续说。绿龙隔着魔法阵都能感到蓝龙那头飘来的寒气。
绿龙思虑良久,诚恳地说:“…你家冰箱温度是不是有点低,人类冻得太久肉会失活,生啃吧。”

绿龙生气,挥动龙翼借助风势向北俯冲,雄壮有力的龙爪在慌乱的人群中一抓,随便带了个看着不太老的人类带上天。

如坠深渊,但你拥抱星辰。



给我最喜欢的、最好的白先生★

愿你平安走过这段坎坷♡
你的背后是兄弟,是我们
是所有爱你的人★

说好的让薅薅先生反攻一次【??】
我好喜欢这种嘴贱的腹黑攻啊233
青白没错啊!!!
脏话预警!!!未成年注意!!


“喂,常青。”
“怎么啦薅薅?”
“你让我上一次。”
“宝贝儿你说什么骚话呢?如果是屁股痒了想引起注意,那么恭喜你,等我打完这把就陪你为爱鼓掌。”面对白薅薅先生的要求,常青先生头也不抬,手下的空军快准狠地把摸来的针扎到了队友身上。
白薅薅倒是没像往常那样面红耳赤地给他一巴掌,而是把常青的下巴扳向自己:“你看着我。
常青眼睛止不住往手机上瞟,一边看一边敷衍:“嗯嗯嗯好好好我看我……我靠宝贝儿你放手我溜鬼呢!”
白薅薅松开了手,常青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就被白薅薅强硬地压倒,手机也被扔到一边。
“宝贝薅薅你这么热情我真的很开心——可是我…”“你没打排位吧。”白薅薅打断他,面色阴沉,他低头看着常青,鼻尖和他挨在一起。
“看着我。”
于是紫罗兰映入黑曜石。
“我说了,我、要、上、你。”
两个人的呼吸纠缠在一起,不知道乱了谁的方寸。常青最后看了一眼手机,死了一个逃了一个,自己刚刚被挂上,队友在和空气斗智斗勇。
玩幸运儿的队友,请你足够他妈的幸运,老子上椅的时间你赶紧出去——不保平我怕是要被怼死。
常青骂了一句,低低地笑起来。
不过现在最重要的人在我身上。

【什么啊我写不下去了】
【你们自己先想想?】



【后】
常青:对不住啊,刚才媳妇儿捣乱
队友:你特么差点输了比赛还喂我们狗粮???

嗯…薅薅是不是有点无理取闹??有的话我就改
有没有肉看你们了【疯狂暗示】

我也来肝个两人看白先生视频的日常xx
假装是两人认识挺久之后的事吧?【你这人】



两人做室友已经有一个月了,如房东奶奶所说,之后的床铺已经整理出来。
常青和白薅薅分床睡时脸上倒是有一抹掩饰得不太好的遗憾,于是白薅薅疑神疑鬼了好久,最终没有逮到常青半夜爬上他的床这种蠢事。
“被男人抱这种事还是别有下次了,他又不是妹子,我干什么要心软。”白薅薅愤愤想着。
虽然他知道自己更不敢让女孩子抱他啦。
白薅薅揉了揉自己刚洗完没干的头发,下床给自己拿了一包零食,准备看老白直播时吃。

“啊手机快没电了。”隔壁床的人突然叫了一声,匆匆忙忙拿起充电器。过长的线弯弯绕绕,打了好几个结,常青似是有些着急,手上的动作越发粗暴。
白薅薅忍不住向常青看去。
常青的床是靠近窗户的一侧,正午温暖的阳光透过干净的玻璃散落在他白色的被单上,细小的尘埃在他周围温柔缓慢地漂浮,常青就坐在这温柔的时光里。他虽然看似着急,脸上却仍带着笑意。不知是否因为这温暖的色调,常青脸上与平日无二的带着腹黑的笑意被柔和了不少。
白薅薅先生的心脏陡然加快,他连忙低头看向自己的手机。
“啊哟白咕咕,今天又迟到。”白薅薅低声嘟囔着,不再看常青一眼。
“黑屏了。”常青颇为遗憾地看看才解开的线,充上电把手机扔到一边。他探头看向白薅薅:“哎薅薅,你也追老白?直播快开始了,我手机没电,和你一起看吧?”
白薅薅白了他一眼:“为什么?凭什么?干什么这么叫我?滚呐猪精。”
常青摸摸自己没有胡子的下巴,爬上白薅薅的床,在白薅薅把自己踹下去之前眼疾手快地摸上白薅薅的头:“哎呦薅薅怎么不吹头发?”
少年纤长的手深入他湿漉漉的头发,轻轻揉捏着:“虽然是中午,但我听说头发不吹会有湿气入体哦?”
酥麻的感觉从头皮传来,白薅薅也渐渐放松下来:“什么尸气?你要不要去求个符啊常青。”
“我以为你的重点是入体。”
“你可真是魔人,ac中间话一套一套的。”
“那么薅薅?我帮你吹头发,你给我看白先生的直播呗?”
“…你再帮我揉揉。”
“好,听你的。”
常青轻轻为白薅薅按摩着,下巴顺势搭上了白薅薅的肩膀。白薅薅不适地动了动,没有说话。
他听到背后少年低低笑了一声,气息拂过他的耳畔。
于是他下意识回头,撞入了常青紫罗兰色的眼睛。
于是他便陷进去了。
再也没有出来。

常青设定者报告★